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政治经济学
【网络文选】资本的困境与资本的文明
2021年07月19日 10: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4期 作者:周 丹 字号
2021年07月19日 10: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4期 作者:周 丹

内容摘要:马克思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所作的资本批判,永利高桌面版下载:并不是完全否定资本,更不是纯粹道德化地反对资本,而是客观分析、揭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运行的内在规律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资本是现代社会的核心概念。如何更好地驾驭资本,是不同社会形态都必须面对的现代性问题。

  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条件下资本的秘密。他找到剩余价值这一中介。通过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困境不可避免的内在矛盾,揭示了资本的物化逻辑。恩格斯说:“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习近平指出:“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指南,必须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发展。”

  全球化与现代化中的资本

  当今时代,资本与全球化相互作用,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加速流动,占据世界的主导地位,人们的生产生活与资本、商品、市场经济息息相关。马克思认为:“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只是社会生产过程一般的特定历史形式,在这一过程中,资本逻辑虽然不以发展生产力为目的,但是在客观上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

  “现代化客观上是一个资本积累、技术进步的历史过程”。现代化是资本作用下的现代化,资本通过现代化来增加自身积累。现代化的逻辑在显在性层面反映为秩序逻辑与资本逻辑或国家与市场的博弈,在内在实质性层面反映为生存逻辑与资本逻辑的博弈。无论是在资本-劳动的二元结构中,还是在生活世界-国家-市场的三元结构中,作为以国家和集体为主体的公有资本,由于兼具公有性与逐利性,必然要求实现“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利益平衡。另外,从生产力进步的代表性成果看,无论蒸汽机之于工业革命、电力技术之于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是计算机及信息技术之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再到当今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量子通信、物联网等,马克思定义的“自动的机器体系”远未完成。

  不论是生产工具,还是工业体系、科学技术,都是社会生产力的具体表现,在现代社会条件下,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都必须激活“资本的文明面”。习近平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根本最紧迫的任务还是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大量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公有资本相结合,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非常有效的方式。

  回到马克思

  (一)马克思对资本的批判

  资本的本性是逐利,资本的逻辑是增殖。那么,资本如何增殖?早期的重商主义认为,资本在流通中实现增殖,“少买多卖”是财富积累的方式。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发展,产业资本逐步取代商业资本,国民经济学逐渐把注意力从流通领域转向生产领域。

  资本在生产中增殖,以商品为物质载体。“生产出来的商品的价值,大于生产该商品所需要的各种商品即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价值总和”,这个价值差额就是剩余价值。按照不变资本(c)和可变资本(v)的关系,以生产资料形式存在的不变资本只是转移价值而不创造价值,以工人劳动力形式存在的可变资本创造新的价值,因此剩余价值(m)由可变资本(v)产生。同时,按照死劳动和活劳动的关系,工人的劳动能力所创造的价值,大于工人的劳动力价值(即工资),这个价值差额也就是剩余价值。在资本方面表现为剩余价值,在工人方面表现为剩余劳动,工人的剩余劳动创造了资本的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是剩余价值的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是资本增殖、资本主义财富积累的内在原理。这为何导致资本主义困境?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指出资本支配下的生产的四个悖论:“(1)必要劳动是活劳动能力的交换价值的界限;(2)剩余价值是剩余劳动和生产力发展的界限;(3)货币是生产的界限;(4)使用价值的生产受交换价值的限制。”

  剩余价值是解剖资本增殖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把钥匙,打开了资本主义根本性困境的秘密,同时也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逻辑对人的奴役和剥削。马克思指出:“剩余价值的生产……表现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决定目的、驱动利益和最终结果,表现为使原有价值转化为资本的那种东西。”在资本逻辑的支配下,“工人拿自己的劳动力换到生活资料,而资本家拿他的生活资料换到劳动,即工人的生产活动,亦即创造力量。工人通过这种创造力量不仅能补偿工人所消费的东西,并且还使积累起来的劳动具有比以前更大的价值。”“积累起来的劳动”相对于“工人所消费的东西”的多余部分,就是工人的剩余劳动,也就是被资本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

  马克思指出:“利润只是剩余价值的第二级的、派生的和变形的形式,只是资产阶级的形式,在这个形式中,剩余价值起源的痕迹消失了。”利润在本质上就是剩余价值,剩余价值揭示了资本对雇佣劳动的剥削关系,而利润试图掩饰资本对雇佣劳动的剥削关系。在剩余价值的生产过程中,“资本家只是作为人格化的资本执行职能”,“工人只是作为人格化的劳动执行职能”,“资本家对工人的统治,就是物对人的统治,死劳动对活劳动的统治,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对资本来说,无论是资本家还是工人,都只是它榨取剩余价值、实现增殖的手段和工具。这正是资本的物化逻辑。

  (二)马克思对资本的扬弃

  马克思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所作的资本批判,并不是完全否定资本,更不是纯粹道德化地反对资本,而是客观分析、揭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运行的内在规律,从而扬弃和超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

  马克思认为,资本具有双重属性: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资本一般,也就是资本的自然属性,“这是每一种资本作为资本所共有的规定,或者说是使每个一定的价值额成为资本的那种规定”。它具有增殖性、竞争性、扩张性等特点,参与生产过程并创造财富。“这种进步,这种社会的进步属于资本,并为资本所利用。……只有资本才掌握历史的进步来为财富服务。”资本的增殖过程,客观上推动了生产的发展,创造出比以往世代都更丰富的生产力和社会财富。“事实上,如果抛掉狭隘的资产阶级形式,那么,财富不就是在普遍交换中产生的个人的需要、才能、享用、生产力等等的普遍性吗?财富不就是人对自然力——既是通常所谓的‘自然’力,又是人本身的自然力——的统治的充分发展吗?财富不就是人的创造天赋的绝对发挥吗?”

  资本特殊,也就是资本的社会属性,特指资本背后所隐藏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马克思着力批判的正是资本的社会属性。资本是被物的外壳掩盖着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剥削与被剥削的生产关系,“这种普遍的对象化过程,表现为全面的异化”。资本的社会属性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关联,终将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资本的驾驭

  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两个必然”,然而作为“政治宣言”它并没有直接说明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曲折性和漫长性。对此,马克思在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又提出“两个决不会”。“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就实际情况看,在现代社会条件下,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是两种典型的社会形态,长期共存、相互竞争。

  在市场经济(商品经济)条件下,任何物一旦作为生产资料,就具有了资本属性。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双重语境中,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必然结果是产生公有资本。广义的公有资本主要包括:国有化的土地、公有化的资本一般、非土地类的公有资产。狭义的公有资本从生产要素上作区分,就是指公有化的资本一般。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变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即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及其所反映的社会关系,进而能够扬弃资本的社会属性,从根源上遏制资本的权力化,化解生产社会化与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固有矛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通过改变、调整生产关系,用公有制及其资本形态驾驭传统的资本逻辑,逐步实现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性超越。

  在现代社会条件下,资本仍然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重要动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公有资本,不仅可以释放这种动力,而且能够引导这种动力前进,激活“资本的文明面”。资本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是辩证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通过调整生产关系,引导资本的自然属性,使资本作为生产要素,与土地、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相互促进,发挥资本增殖、财富生产的作用,进而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资本在无限地追求发财致富时,力求无限地增加生产力。”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符合生产力发展规律,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因而它是科学的、必然的。这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包含价值因素,与价值理想无关。恰好相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是必然与应然的统一。从根本目标看,驾驭传统的资本逻辑,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的双重优势,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为人民群众谋利益,实现共同富裕。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系统总结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的十三个方面的“显著优势”,其中之一就是“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显著优势”。这表明,一种既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行,又克服传统的资本逻辑的新经济形式和新资本形态的诞生。由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决定的公有制经济和公有资本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哲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原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资本价值》。《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征/摘)

作者简介

姓名:周 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金沙百家乐现金网
赌王客户端 U宝娱乐信誉度A级 HG真金骰宝 宝马娱乐佣金 诺亚体育游戏注册
神州彩票飞艇 亿豪娱乐亚洲 真钱兰博注册 钻石app最高返水 兴發菲律宾客户端
太阳娛乐城app在哪下载 双彩网pk10 传奇娱乐现金网址 88赌城娱乐网址直营 彩神彩票官网
博狗赌场网赌 环亚游戏免费注册 下载申博太阳娱乐 申博海洋珍宝 太阳城申博现金直营网